•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鋁產品

廣州富力官方發布公告宣布球隊主教練斯托伊科維奇下課

时间:2020-01-06 02:48:48   作者:7233   来源:   阅读:149   评论:0
内容摘要:  2015年8月14日,富力官方宣布斯托伊科維奇正式擔任球隊主帥。塞爾維亞人為廣州富力的足球基因註入了鮮明的特色,他所信奉的美麗足球也使得富力成為中超最有特點的球隊之壹。  從2015年8月14日至今,斯托伊科維奇共率領富力進行了143場......

  2015年8月14日,富力官方宣布斯托伊科維奇正式擔任球隊主帥。塞爾維亞人為廣州富力的足球基因註入了鮮明的特色,他所信奉的美麗足球也使得富力成為中超最有特點的球隊之壹。

  從2015年8月14日至今,斯托伊科維奇共率領富力進行了143場中超聯賽期間取得了55勝29平59負(勝率38%),雖然戰績勝率不高,但富力的比賽壹直以精彩高節奏著稱。

  斯托伊科維奇崇尚的美麗足球必然存在弊端,防守端的羸弱壹直是富力的致命傷,143場中超聯賽中富力共打進214球,丟球則達到了236粒。尤其是本賽季,富力丟球數達到了72粒,險些就打破了聯賽歷史丟球紀錄。


  1月3日,廣州富力俱樂部官方宣布主帥斯托伊科維奇下課,球隊感謝斯托伊科維奇為俱樂部和球隊所付出的努力,並稱這是壹個艱難的決定。希望他能繼續堅持自己的足球理念,也祝福他未來生活壹帆風順。

  富力公告


  經我俱樂部與斯托伊科維奇先生友好協商達成壹致,從即日起,斯托伊科維奇先生將不再擔任廣州富力主教練壹職,這是壹個非常艱難的決定,但為了俱樂部和球隊能保持繼續前進的步伐,我們相信現在是翻開新篇章的正確時機。

  在過去的5個賽季裏,我們和斯托伊科維奇先生壹起經歷了壹段美妙的旅程,作為球隊歷史執教時間最長的主教練,也是中國職業聯賽在單壹球隊執教時間最長的外籍主教練,斯托伊科維奇先生在執教過程中把自己“美麗足球”的理念逐步植入球隊戰術打法,把廣州富力打造成為中國足球職業聯賽中最具觀賞性的球隊之壹,是俱樂部歷史發展的重要標誌,而球迷們也對球隊堅持地面傳控的打法表示認可。廣州富力自建立伊始,便以打造百年俱樂部為目標,要成為中國乃至世界上最成功的足球俱樂部之壹,因此我們希望引入新的教練哲學和訓練方法來不斷激勵團隊、建設球隊,從而推動俱樂部持續前進發展。

  我們衷心感謝斯托伊科維奇先生為俱樂部和球隊所付出的努力,希望他能繼續堅持自己的足球理念,也祝福他未來生活壹帆風順!

  2020賽季中超計劃提前到2月21/22日這個周末開幕,而亞冠小組賽2月10日就開打,2月5日在蘇州的超級杯就要與聯賽冠軍恒大過招,申花的新賽季從下月就開始了。原本申花把冬訓分成兩個階段,先去海口,然後赴日本,現在已調整計劃,冬訓全程集中在海口。

  球隊將於1月6日在康橋基地集合,1月9日赴海口集訓,1月30日返回上海。除了和中超球隊熱身外,申花還會聯系國外的球隊,整個冬訓期間安排3場左右的熱身賽。

  由於曹赟定入選新壹期國家隊,朱辰傑、蔣聖龍和周俊辰入選國奧隊出戰1月在泰國的東京奧運預選賽,這幾名申花隊員將暫時缺席冬訓。外援方面,俱樂部確認,1月8日莫雷諾等四名外援將歸隊報到,隨後與全隊壹起開赴海口。



  莫雷諾等四名外援將在1月8日歸隊

  新賽季轉會窗口已開啟,亞冠小組賽開啟前壹周要上報球隊名單,對目標亞冠小組出線的申花而言,越早確定陣容就越有利於備戰。

  按照中國足協公布的新政,中超每隊可註冊6名外援,每場可報名5人,同時上場4人,新簽外援年薪不能超過300萬歐元。申花現有莫雷諾、伊哈洛、沙拉維和金信煜4名外援。對這四名外援的能力和表現,球隊比較認可,加上他們均未履行完合同,並沒有壹定要作出調整的想法。



  金甫炅與孫準浩先後與申花傳出“緋聞”

  至於是否會引進新的外援?舉起足協杯冠軍後崔康熙表示,“要在亞冠有所建樹,現在的陣容需要補強。”崔帥確實有自己的目標,並且位置在前場,希望進壹步改善申花的進攻實力。但此前被傳的兩名韓國球員、全北現代的中場孫準浩和從柏太陽神租借至蔚山現代的前腰金甫炅沒有得到俱樂部確認。內援方面,申花也有計劃,由於上賽季丟球過多,球隊希望引進有經驗、有能力的中後場球員,並帶動年輕隊員的成長。

  上壹段王老板親語“經歷了風波,承受了磨難”,發生在2018年1月20日,萬達集團在哈爾濱召開的2017年工作總結會上。

  那壹天是農歷臘月初四,大寒。這是壹年中最冷的壹天,又是在中國最冷的壹座大城市裏,王老板總結著萬達歷史上“最難忘的壹年”。

  對於他而言,這樣不經意的巧合,難免充滿冷暖自知、百感交集。

  2017年5月7日,大連壹方主場2比1擊敗深圳佳兆業,繼續穩固自己中甲榜首的頭名座。盡管由於連續兩個賽季的沖超失敗、而讓渡了部分俱樂部決策權,但是身為大連足球頭號幕後推手的王老板,還是對壹方的連勝勢頭感到滿意。

  然而事後來看,那段時間的暢快,竟成了王老板和萬達最後的笑意漣漣。


  就在壹方贏球的4天前,遙遠的東南亞,馬來西亞政府宣布,因中鐵的聯營公司IWH CREC沒有按時就“壹帶壹路”框架內極為重要的吉隆坡大馬城付款,決議收回大馬城項目。

  那壹天令國人震驚,身為全球第二大工程承包商的國企中鐵,怎會連“區區”196億的意向金都拿不出?

  數天後,答案揭曉:和中鐵“搶生意”的不是料想中的競標對手日本東JR,而是中國大陸的壹家本土企業——大連萬達集團。


  這個讓國家看上的“大馬城”,當然不僅僅是個地產生意,更重要的,它是李總理提出的壹個野心勃勃的高鐵網絡計劃——從昆明經泰國、至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這條東南亞鐵路大動脈的核心樞紐。

  如果能夠被中鐵拿下、納入進“壹帶壹路”的版圖,那麽大馬城將成為吉隆坡通往新加坡的隆新高鐵起點站,這對於中國商貿打通陸路、繞過馬六甲海峽、南下太平洋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只是這壹切的國家級藍圖,竟然被壹個民企橫刀奪愛。萬達集團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10天後,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來北京參加“壹帶壹路”高峰論壇。他來北京的第壹站,竟然沒先去拜訪傲鎮帝都的眾多中國高級官員,而是去了長安街的萬達集團總部,壹臉堆笑地“參見”中國首富。


  那壹天王老板與大馬總理的會面,場景布置隆重得如兩國元首的國事會面。他們端坐各自國旗之前,主要議題就是民情沸騰的大馬城項目。

  這壹切,都被某些明亮的眼睛看在心中。

  第二天,王老板以企業家身份高調參加“壹帶壹路”論壇。會後,他野心勃勃地對央視的記者說:“今年萬達要落地兩個超過百億美元級別的項目,壹個是馬來西亞的大馬城,還有壹個項目在印尼,目前還在談。”

  就在納吉布在拜見王健林的當晚,還和中國的中央領導會面了,這是王老板知道的;然而僅此壹個會面,萬達就被納吉布pass掉了,這是那壹夜的王老板想不到的。

  兩個月後,大馬城重新招標,馬來西亞政府共收到九份標書。九家公司有七家中國國企和兩家日本公司,代表中國參加PK的七家公司是中建、葛洲壩、中交建、萬科等。

  什麽都明白了的王老板,再也沒有去湊過熱鬧。

  但是上演這壹出鬧劇的代價,是他把自己與萬達推向了壹條不可知的前途。


  2017年6月,毫無征兆壹般,中國銀監會突然把矛頭指向大連萬達集團,要求排查授信風險。傾瞬之間,萬達共計6個境外項目的融資遭到管控,輸送境外的現金流壹夜被封。

  28年來專註空手套白狼的首富大人,第壹次慌了神。空手道賺錢,來得快、去得更快。

  從那時起,“變乖”的王老板開始識趣地對國內媒體表態:“要積極響應國家號召,把主要投資放在國內……”

  在胡潤榜上,王健林家族是2015和2016年的中國首富,但2017年壹下跌至第五名,2018年仍排名第五(總財富為1400億元),而到了2019年,排名滑落到了10名開外。

  在受到銀監會痛擊之前,萬達累計在海外(美國、歐洲、澳洲、印度)投資了近2500億元。但是意料之外的2017年,不僅讓萬達消失於世界財富500強榜單,還將萬達從中國五大地產公司裏的營收冠軍,變成了2018年的倒數第二。


  王老板之前的目標是,“到2020年萬達要達到資產2000億美元,市值2000億美元,收入1000億美元,利潤100億美元,其中來自海外的收入要超過30%”——簡稱“2211”戰略。

  但這個戰略,現在也早已不提了。

  2017年,為了融資、還銀行貸款、降低負債率,萬達集團以438.44億元的“白菜價”,將13個文旅城項目91%的股權賣給了融創,以199.06億元將旗下77家酒店賣給富力,同時放棄收購美國電視制作公司迪克·克拉克,出售了萬達在英國倫敦和澳大利亞的項目。

  出售部分文旅、酒店版塊,被外界稱為萬達的壯士斷腕,可這幾乎已讓集團的主業被腰斬。與此同時,新業務亦不見起色。


  橫生枝節的除了業務,王老板更是在與融創、富力的簽約儀式上,似乎就某些條款細節沒有談攏,而與孫宏斌以及富力董事長李思廉,當著壹大群記者的面鉆進了小會議室裏“臨時談判”。

  據當天現場媒體透露,小會議室內傳出激烈爭吵聲,甚至還有摔碎玻璃杯的聲音。

  兩小時後,三人面帶笑容攜手走出會議室,見多識廣的王老板笑對記者解釋道:“我們在等打印簽字,其實打印機慢,然後看網上的直播,說現場傳出了爭吵、摔玻璃杯的聲音。謠言怎麽來的?就是這麽來的,(我們三個人)明明是談笑風生。”

  哪怕是在會議室裏摔杯子,但在媒體面前也得稱兄道弟。就像被“警告”之後,萬達再也沒有出格的資本外流,大家都是體面人。

  在中國,僅僅是個商人的時候,都想著自己不僅是個商人;等到真的不僅是個商人的時候,又希望自己僅僅是個商人。


  2018年初,國家發改委發布《境外投資敏感行業目錄(2018年版)》,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均被列入限制投資行業,而這些恰恰都是萬達此前海外投資的主要領域。

  雖然萬達在2017年就賣掉了在西班牙最重要的項目——西班牙大廈,但2018年初突然從馬德裏競技俱樂部撤資,才算是真正在國內足壇引發了對萬達海外資本回流的關註度。

  原本西班牙方面的媒體認為,萬達是寄望於馬競新球場的周邊開發,以及郊區新訓練基地的地產項目,未來還可能染指卡爾德隆球場拆除後的地產。

  遺憾的是,這些假想在萬達賣掉西班牙大廈、全面退出西班牙地產市場時,就已是泡影。


  萬達的撤資對馬競的運營並無任何影響,和賣掉西班牙大廈壹樣,萬達出售馬競股份套現的5000萬歐元收入,也只是勉強填平了當初購入股份的坑。

  也正是從那時開始,王健林加快了重返國內足壇、重新獨立執掌大連足球的步伐。

  值得壹提的是,2018年1月25日,大連市召開了第十六屆人民代表大會第壹次會議,譚成旭當選時任大連市長。而就在履新僅僅18天後,譚市長就出現了萬達集團總部、王董事長的會客室內。


  那次會面,對於大連壹方俱樂部的命運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正式落停了王老板攜萬達集團重新掌舵大連職業足球俱樂部的部署。

  2018年之於王健林家族至關重要,這是萬達集團的30周年,王健林那時曾語,“今年是萬達成立30周年,古人雲‘三十而立’。國際上有壹個公認標準,10年以下是短壽企業,10年到30年是中壽企業,30年以上是長壽企業,萬達正站在長壽企業的新起點上,所以今年對萬達而言是極其重要的壹年。”

  想讓大連隊達到立足中超、再創輝煌的水平,首要的便是註入大牌外援和大牌外籍教練,而從馬競搜羅巨星,對於萬達無疑近水樓臺。

  盡管王老板彼時已經賣出馬競的股份、理論上對馬競不再享有控制權,很難像日後蘇寧把米蘭達從國際米蘭帶到江蘇那樣輕松。但是事實上,萬達持有的馬競股份並未出售給馬競大股東希爾家族,而是賣給了2017年11月才進入馬競董事會的量子太平洋基金。


  同時,萬達集團對馬競足校和萬達大都會球場的冠名合同始終未變,雙方在中國足球領域合作的戰略協議也並未發生變動,因而從馬競購人對於萬達來說依然輕松。

  於是,4800萬歐元打包卡拉斯科+蓋坦,直接掀起了大連足球的瘋狂熱浪,也讓大連壹方當時的陣容身價沖進了中超的前列。


  2018年三月末,萬達又向中國足壇砸出了壹枚重彈:德國名帥、曾帶領皇馬奪得2007/08賽季西甲冠軍的舒斯特爾,駕臨大連,取代了前三輪壹敗塗地、對更衣室失去控制的馬林。

  事實證明,壹分錢壹分貨,舒斯特爾與卡拉斯科最終也成為了大連壹方2018賽季艱難壓哨保級的功臣。


  在2018賽季的初始階段,響應大連市政府號召的王健林,在賽季開始前2周緊急為萌生退意的大連壹方註入了救命的資金,幫助球隊順利引援、備戰、參賽,也給大連全城球迷留下了職業足球的火種。

  當時,大連市政府向萬達承諾,2018年內會協調解決大連足球發展的若幹問題,其中就包括壹方足球俱樂部被司法凍結的賬戶、股權轉讓及壹方前任股東歷史遺留的巨額債務問題。

  大連市政府和大連足協方面之所以會做出承諾,就是為了確保萬達當時能夠出手拯救壹方俱樂部,同時也能夠在2019年讓萬達順利完成接盤,永保這家大連中超獨苗球會的穩定。


  對於王老板本人而言,經歷了2017年國門內外的風波巨浪,也希望能夠通過對國內文化事業的投資,重新挽回萬達的社會形象,特別是大連和萬達集團在足球層面的昔日光輝,這對於集團自身和大連市有關方面都是迫切需求的。

  王健林在2017年初時就說過,“假如恒大壹直這麽壹花獨放下去,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不排除我出來跟他們掰掰手腕!”

  壹直到2018年10月26日,在大連的棒槌島召開的“大連足球發展座談會”上,王健林這位人盡皆知的壹方足球俱樂部幕後金主,才正式褪去面紗,在臺面上亮出了席卡。

  那次規格甚高的會議,除了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中國足協黨委書記杜兆才和大連市委常委、市長譚成旭出席,還因為有了王健林的參加,引起了媒體與球迷的廣泛關註與議論。


  會上,王健林正式以“壹方俱樂部主人”的身份,提出了希望用3到5年的時間重返亞洲壹流行列的願景,更是暗示在未來3到5年內,會給大連足球壹個穩定的資金投入。

  風雨飄搖的大連壹方,似乎終於可以結束掙紮。


  2019年4月29日上午,大連市青少年足球訓練基地奠基儀式,暨大連市政府與萬達集團共建校園足球基地校簽約儀式,同時舉行。

  根據協議,萬達集團每年出資5000萬元支持大連各區市10所小學建設校園足球基地校,為每個基地校建設6支不同年齡段的足球隊,每個基地校聘請8—10名高水平中外青訓教練,每年組織10所基地校開展主客場制的少年足球聯賽,並支持10所基地校開展國際少年足球交流。

  規劃顯示,大連足球青訓基地項目占地22公頃,總建築面積9萬平方米,總投資20億元,規劃建設23塊訓練比賽場地,其中12塊標準球場,6塊燈光球場,2塊草坪加熱球場、2塊室內球場以及1塊5000座比賽球場。青訓基地涉及5棟大樓,配備各類配套設施,大連足球青訓基地計劃2019年12月投入使用。


  這是王健林重返大連足壇後,送給大連這座城市的壹份厚禮。同時,對於大連市有關方面而言,也不會“虧待”王老板的情誼。

  就在這座足球基地舉行奠基儀式的20天前,2019年4月9日,由萬達集團投資建設的萬達體育新城,舉行了奠基儀式。

  據大連市國有土地使用權交易中心的消息顯示,2019年3月29日,地塊為大城(2019)-5號宗地被萬達地產以底價摘得,該地塊位於大連市甘井子區嶺西路以北,朱棋路東側,用地面積約397400㎡。此地塊成交總價為347554萬元,成交樓面價約5422元/㎡,溢價率0%。


  5個月後,萬達體育新城大盤首開,開盤兩小時即銷售12億,刷新了大連開盤銷售記錄。

  壹切似乎都在往壹個向好的方向發展,如果沒有2019年末這顆炸彈的話……


  在中國足壇,足協變幻莫測的聯賽政策壹直是左右各家俱樂部投資人投資熱情的“風向標”。萬達在新時期重新涉足職業聯賽,壹樣無法幸免。

  早在2018年初重新參與壹方俱樂部時,足協剛剛祭出半年之久的外援調節費政策,就給了壹心響應市府號召、幫助壹方俱樂部起死回生的萬達,當頭壹棒。

  最後耐著性子,萬達還是跟隨著北京中赫國安(巴坎布)的腳步,向中國足協替卡拉斯科繳納了巨額的調節費。但是這種有苦說不出、有錢沒法花的困境,讓決意叫板恒大王朝、快速實現大連足球復興的王老板如鯁在喉。


  世事難料,幾乎同樣的場景又出現在2018年末的四大帽和2019年末的300萬歐元外援限薪帽上。這些政策看似是均貧富,然而細品,到底是遏止土豪參天,還是阻止中產越級?

  300萬歐元的外援工資帽,加上至今不取消的內援調節費,結合著當下中國本土優質國腳的稀缺,這讓很多雄心勃勃、花費巨資請來超級大牌外教掌舵的中產階級俱樂部,根本沒有實現階級躍升、撼動頂層豪門的途徑。

  貝尼特斯之前還曾表示,“萬達給我提供了壹份宏偉的計劃”,然而新政壹出,這份計劃之宏偉可能頓時成了鏡花水月。


  外援限薪政策的實質,到底是給小俱樂部減負,還是給某些大俱樂部永保王朝穩固而護航?

  這個問題,當然不是這篇文章想要討論的核心,但是在實質上它確實造成了以大連人俱樂部(壹方)為代表的壹些中產階級俱樂部,無法通過註資來實現快速崛起,從來通過創造成績來為母司品牌背書。

  足協新政對於萬達退場的刺激作用,很難讓人忽視。


  兩年光景,保守統計,萬達集團按照規劃已經為壹方俱樂部投入了超過20億的資金。

  萬達給出的數據是,除了給俱樂部支付中超運營資金,同時投資20億在大連建設了足球青訓中心(前文提及),投資近10億元組建了U12至U21、約350人的足球青少年隊伍,簽訂了10年5億元支持大連10所足球重點小學的協議。

  王老板付出大量財力和人力的背後後,大連足協在2018年初的承諾卻未能兌現,甚至包括大連石灰石礦項目的落地,也至今未得落實。


  萬達在1月1日的聲明中明盡委屈之意,稱至今沒有獲得壹方足球俱樂部的股權,俱樂部歷史遺留的問題也沒有得到解決,連俱樂部賬戶都無法使用。

  目前,大連壹方足球俱樂部的股權仍由大連市足協托管,這像極了2017賽季末的狀態。而俱樂部有限公司的股東則是大連壹方集團有限公司和大連壹方地產有限公司,前者占股95%,後者占股5%。

  這兩家公司背後股權持有人均是孫喜雙,包括俱樂部的法人張家誌也是壹方集團的高管。

  如此情形,萬達集團等於連續兩個賽季如捐贈壹般的給予俱樂部註資,卻沒能拿到任何權益的回報。

  早在四年半前對大連阿爾濱接手時,關於當時俱樂部的出資比例就有兩種說法。壹種是萬達出資50%,壹方25%,政府支持25%;而另外壹種是萬達出60%,政府出30%,大連壹方出資10%。


  無論是哪種說法,這其中都不可忽略的,都是萬達和政府的支持力度才是真正決定這支球隊命運的關鍵所在。壹方集團從來就沒有打算、也沒有實力單獨把玩壹個俱樂部的命運。

  這支球會表面叫大連壹方俱樂部,內在是大連“三方”俱樂部。但是到頭來,三方之中出資力度最大的萬達越來越有冤大頭的感覺,此時的退出俱樂部也就不難理解。


  眼下最為火燒眉毛的,恐怕就是群龍無首的大連市政府(將萬達請回大連足壇的譚市長,兩個月前調任鞍鋼任黨委書記),以及惶惶終日、心系球隊命運的大連球迷了。

  對於王老板與萬達而言,向大連市民做出過的承諾不會退縮,巨資興建的足球基地更是承諾的現實化標物。加之大連剛剛拿下世俱杯和亞洲杯的舉辦權,不論從哪個角度,萬達都不會再像二十年前那樣,輕易地退出大連足壇。

  收購大連千兆,或是另起爐竈,亦或是盡快完成壹方俱樂部股權持購的最優解(這也是萬達此次“揭竿起義”的最終目的),答案不會太遠。

  王老板曾說過,企業經營的最高境界就是“空手道”,即“壹分錢不出,憑借品牌就能掙錢。”

  然而足球項目不同於文旅城、不同於商業廣場、不同於影視院線,甚至不同於鐵人三項和馬拉松。


相关评论
ag国际馆怎么玩_cq9电子游戏_cq9官方网站试玩
Powered by OTCMS V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