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鋁產品

中国足协官方:李铁出任中国国家队主教练

时间:2020-01-06 02:50:59   作者:7233   来源:   阅读:65   评论:0
内容摘要:  42歲出任國足主帥,是李鐵職業生涯最大的壹次挑戰,乃至壹次冒險。  這個任命並不出奇,三位候選人中,李鐵的準備以及態度,最為積極。而更大背景下,選擇本土教練執教國家隊,是在裏皮負氣再度辭職、足協管理層調整後,明確的新政方向。 ......

  42歲出任國足主帥,是李鐵職業生涯最大的壹次挑戰,乃至壹次冒險。

  這個任命並不出奇,三位候選人中,李鐵的準備以及態度,最為積極。而更大背景下,選擇本土教練執教國家隊,是在裏皮負氣再度辭職、足協管理層調整後,明確的新政方向。

  國足小組賽境況不佳,即便此前又歸化等等做法,並不能保證國足整體水平的提升,之前東亞杯和日韓球隊交手,哪怕非匯聚齊壹線國腳組隊,戰力也難讓球迷樂觀。因此對於李鐵的任務指標,再提卡塔爾世界杯出線,恐怕不太適合高調傳播。能有壹些樸實進步,能打進十二強賽,就多少能有所交代。

  牽涉到世界杯,不論是中國申辦世界杯,還是競技成績上追求世界杯出線,都在降調之中。對李鐵而言,稍有冷卻的外部環境不是壞事。


  富力換帥

  北京時間1月2日,《足球報》報道,荷蘭人範布隆克霍斯特即將執教富力,紮哈維留隊。 

  Insight:

  過去幾天,有廣州有人,在當地餐館裏,見到了這張熟悉面孔:範布隆克霍斯特。這個更年輕的主教練,替換在富力執教多年的斯托伊科維奇,是俱樂部足球風格上的延續,也是壹次重啟更新。

  範布隆克霍斯特之前在荷甲執教,有過不錯的起步,過去壹年,又進入到曼城的教練體系,據說是韜光養晦的壹年學習,甚至有過傳聞,意思是阿爾特塔離隊後,他有可能成為瓜迪奧拉的助理。

  來富力獨立執教,範布隆克霍斯特和前任之間,有壹條隱性關聯:兩人都在溫格手下踢過球,足球風格都強調技術控制和快速向前進攻。這樣的更新,不是太高調新聞,希望能收得健康效果。


  北京時間1月3日消息,中超冬季轉會窗口開啟,壹些中超球隊物色新外援或新主帥,壹些中超外援或教練成為其他球隊的引援目標。今日轉會飛訊主要包括蘇寧主帥奧拉羅尤拒絕來自阿聯酋的巨額年薪報價,他不想為了單方面違約支付賠償金;魯能、天海與巴甲前鋒維蒂尼奧傳緋聞;比埃拉打算完成他與北京國安的合同;拉齊奧前鋒凱塞多收到中國報價。

  據羅馬尼亞媒體“digisport”報道,江蘇蘇寧主帥奧拉羅尤拒絕了壹份巨額報價,阿聯酋方面相中這位羅馬尼亞教練,提供的年薪是1200萬歐元,報價被他拒絕。這個數額是巨大的,幾乎是他現在收入的兩倍。然而,奧拉羅尤拒絕了,因為他不想為單方面違反合同的行為支付賠償。此外,中國球隊的老板承諾進行大量投資,以便使該隊真正強大起來。去年夏天,這支中國球隊試圖完成貝爾的轉會。不過,另壹家羅馬尼亞媒體“ziare”稱奧拉羅尤拒絕了來自阿聯酋足協的報價,合同為期2年,總薪水1200萬美元。


維蒂尼奧維蒂尼奧
  據巴西媒體“torcedores”報道,兩家中國俱樂部對弗拉門戈前鋒維蒂尼奧感興趣,他尚未達到弗拉門戈對他的期望,但他收到了來自中國的兩份報價,山東魯能和天津天海希望租借這名前鋒。如果不符合俱樂部的要求,弗拉門戈將排除談判的可能性。他在123場巴甲聯賽中打進31球,他參加了去年的世俱杯決賽。《轉會市場》為他標出的評估身價是600萬歐元。

  據西班牙媒體“laprovincia”報道,北京國安外援比埃拉打算履行完合同,他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我與北京國安還有兩年的合同,我的想法是完成合同。現在,我正在休假。1月10日,我必須和我的團隊在壹起,這是我現在唯壹知道的壹件事。我必須加入團隊,開始百分之百投入到季前賽中。我的合同到2021年,唯壹的想法就是實現這壹目標。”


  據意大利媒體“lalaziosiamonoi”報道,拉齊奧前鋒凱塞多是中國俱樂部的引援目標,最新的報價來自中國,壹家中國俱樂部已經向拉齊奧提出了轉會要求。自2020年起,中國已經設置了工資上限。根據新規定,中超新外籍球員的年薪不能獲得超過300萬歐元。根據德國《轉會市場》數據,凱塞多的評估身價是300萬歐元。

  重慶斯威舊帥克魯伊夫再就業。據《馬卡報》報道,克魯伊夫出任厄瓜多爾國家隊主教練,他已經與厄瓜多爾足協達成協議,合同為期三年。

  在中甲方面,據盧旺達媒體“newtimes”報道,薩爾蓬轉會長春亞泰,這位前鋒是從盧旺達聯賽簽下的最昂貴的足球運動員。該媒體表示:“薩爾蓬完成了創紀錄的轉會。在完成與長春亞泰的轉會之後,薩爾蓬正式成為從盧旺達聯賽簽下的最昂貴的足球運動員,這位加納前鋒周四前往中國。” 薩爾蓬坦言:“這對於我來說是壹個巨大的挑戰。雙方之間的差異很大,但我相信我會迅速適應並盡壹切努力為俱樂部的成功做出貢獻。”

  據巴西媒體“UOL”報道,巴西前鋒羅西已經與深足解約,他成為自由球員。

  歲末新初,中國足壇在2020年引爆的第壹顆雷竟然如此之快、當量如此之巨,這番為嶄新壹年的中國足球所定下的基調,著實吊足了吃瓜群眾的胃口。

  31日下午,網爆大連萬達集團即將從大連壹方足球俱樂部撤資的消息,瞬間席卷輿論,嗜球如命的整座連城從年終壹日的下午開始便陷入了惶惶。

  貝克足球第壹時間通過中間人向大連足協咨詢了新聞真偽,得到了肯定的答復。然而不到24小時,昨日午時,大連萬達集團就迅疾發布了“辟謠通告”,聲稱集團不會退出大連足球,但是由於股權糾紛,恐難繼續註資大連壹方俱樂部,將另行組隊。

  萬達的集團聲明,不論是堪比2018春末緊急簽約舒斯特爾、替換馬林的反應速度,還是近似足協“李鐵出任國家二隊的傳聞系謠言”的辟謠方向,都讓看客忍俊不禁:大家擔憂的本就是壹方俱樂部的命運,身為贊助商和實際經營方的萬達竟然如此直白地官宣“分手”,更加令大連球迷為壹方隊2020賽季的中超準入資格感到悲觀。

  回顧整個流程的發展態勢看,這次事件更像是萬達集團單方面對外透露暗訊、借媒體之口宣布撤資,繼而與尾大不掉的壹方俱樂部完成切割的主動操作。

  萬達如今已培養超過180名青年球員,其中逾30人進入各級別國家隊,更有31人效力歐洲賽場。對於再造球隊,萬達並無太大的人才壓力。

  同時,這背後亦有足協新政在註資帽、引援帽方面的投資限制,對其形成的隱性推波。

  解讀和分析萬達和壹方之間的是是非非,以及萬達體育在2020賽季的足球動向,恐怕還是得從萬達攜手壹方集團共操足球、萬達自身戰略變化和足協新政影響,三個方面來觀察。


  萬達及壹方集團對大連足球的涉足,還要追溯到2015年的7月。

  彼時已經降入中甲半年之余的大連阿爾濱遭遇了嚴重的資金困難,俱樂部投資人趙明陽在欠薪、欠稅等壹系列困境中已經不可能再繼續堅持投資俱樂部。

  趙老板當時甚至直接呼喚萬達:“如果王總願意接盤,我願意壹分錢不要,免費贈送!”

  早在2014賽季,大連阿爾濱在中超就已經力不從心,但是其時大連官場正在進行內部調整、整個市委班子都在進行緊鑼密鼓的換屆,根本無暇顧及阿爾濱俱樂部的生存。

  結果,獨自艱行的阿爾濱隊不幸降級,大連足球墮入歷史最低谷。


  從已經進入金元時代的中甲聯賽從頭再來,談何容易?自2015賽季開始,以時任市委書記唐軍為核心的大連市委領導班子,加上時任大連市長肖盛峰以及體育局的相關領導,都沒有放棄拯救大連足球的想法,不斷開會討論,為阿爾濱俱樂部想辦法——其實就是想為趙明陽尋覓壹個接盤俠。

  最合適,甚至可以說唯壹的人選,就是萬達集團,就是王健林。

  但是四年前的萬達和王老板正值事業頂峰,中國首富的名頭加之集團資產逾2000億的體量,且集團體育並購項目遍布五大洲,使得萬達根本沒有心思和興趣去接管壹家中甲俱樂部,這對於企業的宣發效應幾乎為零。

  同時要看到的壹點是,在恒大足球處於頂峰的狀態下,從卡馬喬時代壹路與其明爭暗鬥到裏皮時代的萬達,更不可能去冠名、接手壹家次級別聯賽球隊,這在恒大亞冠冠軍的光輝陰影下,如同對萬達品牌的抹黑。


  但由於王健林本人對足球的熱愛,以及與大連市政府超過二十年的魚水深情,萬達還是決定幫助苦難中的阿爾濱俱樂部。

  於是,王老板將原本對足球並不鐘情、但和自己關聯密切(萬達商業地產第二大自然人股東)的大連壹方集團及其董事長孫喜雙,推到了大連市政府與阿爾濱俱樂部的面前。

  足球城的新歷史,也就進入了萬達集團暗助、壹方集團主持的大連壹方時期。


  由於阿爾濱俱樂部當時深陷危機,所以接手者孫喜雙等於幫阿爾濱集團接過了壹個包袱,因此在轉讓時,趙明陽沒有開過高的價格,壹部分直接支付給阿爾濱集團的資金以及球員的欠薪,加起來總共才4000萬左右——這在當時的金元足球社會裏,堪稱白菜價。

  但實際上阿爾濱確實也沒有太多的資本叫價,且這個價格也並非全部股權轉讓的價格,只是壹部分資產的估價。

  這其實也為今天萬達和壹方之間的俱樂部股權糾紛埋下了隱患。

  之所以能夠在當時的接手中看出太多萬達參與的影子,壹方面是因為石雪清——這個大連球迷相當熟悉的老萬達人,毫不避諱地被王健林派駐到俱樂部擔任總經理、協助壹方管理球隊,更重要的是壹方董事長孫喜雙,其與萬達集團的關系實在太過密切。


  話溯1992年夏天的企業改制(私有化浪潮),三年前由於停薪留職而被派遣擔任總經理的王健林,將在自己手裏扭虧為盈的西崗區住宅開發公司,正式改名為大連萬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當時除了王健林,還有華信信托等5家公司,註冊資本1.2億。

  2000年,萬達由住宅向商業地產轉型。兩年後,其實已經有些“掉隊”的萬達,正式開啟了私有化進程,王健林也走上了滾動個人財富的快車道。

  當年的7月31日,萬達將持有的3000萬股轉讓給北京合興投資有限公司,轉讓價5000萬元。同時,華信信托也將其持有的600萬股作價1220萬元,壹並轉讓給北京合興。

  至此,北京合興持有萬達3600萬股,占比30%——而這家公司的法人,正是孫喜雙。 


  此後,孫喜雙就壹直是萬達地產最重要的合作者,比如兩年後和萬達合作開發北京CBD萬達廣場,又比如五年後聯合京糧集團開發北京龍德廣場時、萬達影城作為主力店第壹批進駐,再比如八年後入股萬達院線、持股4.2%。

  直到2011年6月,壹方集團將總部遷往北京,總部地址與萬達集團壹樣,均位於朝陽區建國路93號的萬達廣場(壹方位於A座,萬達位於B座),壹方和萬達的兄弟關系也就在業內不再避諱。

  2012年8月底,萬達收購美國第二大院線AMC娛樂,正式進軍海外娛樂業;兩年後,壹方就收購了澳大利亞第二大院線HoytsGroup。

  2012年11月底,萬達以低於市價近五成的價格拿下通州北苑地塊後,轉手便將項目的大部分權益轉售給壹方的全資子公司,“萬方置業”(這名字……)。

  2014年8月,孫喜雙和王健林在北京會見時任上海市虹口區區長曹立強壹行,壹方集團、萬達集團和上海虹口區政府三方就未來合作達成多方面共識,兩家兄弟集團合力開發華東市場的大幕也就此拉開。


  2014年9月19日,壹方集團開發的城堡豪華精選酒店正式開業。在開業典禮上,高朋貴客雲集,但是最引人註目和咋舌的,不是諸如趙薇那樣的跨界投資人,而是林寧。

  林寧為林氏投資集團的董事長,但她另壹個廣為人知的身份,是王健林的夫人。

  她能親臨現場為壹方站臺,個中關系無需多言。

  在2015年7月5日入主阿爾濱俱樂部的新聞發布會上,孫喜雙甚至直言不諱:“我們壹方集團是萬達集團多年戰略夥伴,非常感謝萬達集團在足球方面的支持,這次投資阿爾濱,我們有能力也有決心把大連足球事業再創輝煌。”

  就這樣,這位與王家、與萬達資方勾連密切的孫老板,在2015年的盛夏,半推半就地被王老板領入了大連職業足球的暴風眼。


  經歷了2015賽季下半程的適應期後,2016賽季成了壹方、也是背後的萬達決心沖超的關鍵壹年。

  但是就像當賽季同樣野心勃勃的權健集團、同樣在中甲沖超歷程中遭遇了坎坷,次級別聯賽的搏殺遠沒有想象中那麽輕松。而大連壹方在“萬達管家”石雪清的壹系列操盤下,並未獲得預期中的成績,也在無形中添置了雙方的齟齬。

  2015賽季阿爾濱留給壹方的外援配置(布魯諾,拉內吉,巴克曼)其實在中甲可稱上乘。但在2015賽季末沖超失敗後,石雪清做出了外援升級的計劃,3名外援全部逐出,取而代之的是羅馬尼亞足球先生布德斯庫、塞拉利昂國腳班古拉和津巴布韋國腳穆謝奎。

  後兩人此前都在瑞典聯賽效力,那是時任主教練斯塔勒熟悉的地盤。至於布德斯庫,則是壹方在與杭州綠城的競爭中搶過來的。


  遺憾的是,實戰效果大連球迷崩潰。2016賽季開始沒多久,布德斯庫就因傷缺陣,班古拉傷停了壹段時間後再復出,卻被本土隊友們在私下裏評價說“還不如不上”。

  那段時間,大連球迷們自嘲“別的隊都是外援帶著國腳踢,咱們隊是國腳帶著外援踢!”

  這也讓壹方方面十分困惑,壹度懷疑班古拉是否曾受過重傷。後者斷然否認,體檢也查不出什麽端倪,但場上的班古拉發揮如此之水,讓人徒生憤怒。


  反倒是身價最低的穆謝奎,迅速融入了全隊,乃至最終成為大連這座城市在新時期的英雄——當然,這都是後話了,僅看當時的中甲環境,壹個穆謝奎顯然是不夠用的,壹方當賽季的成績也飄忽不定。

  時間來到了2016年的夏天,二次轉會期是壹方補強陣容的最後壹個機會,也是萬達在壹方管理層面前自我糾錯的開始。


  7月4日,石雪清被壹方方面告知,自己將不再擔任俱樂部總經理和常務副總。從那壹天開始,俱樂部的經營權被壹方正式收回,萬達依然保有部分“過問業務”(如推薦主教練和外援)的權力,但是壹方的主角地位已經逐步得到確立。

  連同石雪清壹起下課的,還有主教練斯塔勒。

  7月5日下午,孫喜雙親自參加了俱樂部交接工作的會議,稍早壹些時候,剛剛卸任俱樂部總經理、從北京返回大連的石雪清,也向斯塔勒通報了解約情況。

  有些尷尬的是,那壹天正好是斯塔勒的生日。


  5日晚間,壹方俱樂部為斯塔勒安排了盛大的生日晚宴,既是慶祝,也是告別。石雪清宴上笑稱:“這是孫喜雙董事長為妳送上的壹件禮物,希望妳不用再有那麽大的壓力。” 

  對於石雪清自己來說,恐怕也是如此。

  新任總經理林樂豐和新的主教練、來自馬德裏競技的潘蒂奇及其教練組,則在同壹天抵達了北京首都國際機場。

  就這樣,壹方隊在新任總經理和新任主教練的掌下,向2017賽季的中超名額發起了最後的沖擊。

  然而結果卻是令人始料未及的,潘蒂奇上任不到兩周,壹方隊內就傳出了不和諧的聲音:“他瞧不起中國足球,也不懂得因材施教。強調傳控這沒有錯,但妳得看看,突然就讓這些隊員改打傳控,他們能不能做得到。”

  執教8場3勝1平4負,將球隊從中甲第三帶到第六,萬達自信滿滿向壹方管理層和大連球迷鼓吹的“世界名帥”、“西蒙尼好友”潘蒂奇,在壹方隊內陷入了眾叛親離的境地。


  這般窘境,是對馬競薦帥充滿信心的王健林,根本預料不到的。他原以為自己在海外投資的豪門子會,能夠給予國內的大連俱樂部以專業、高標準的幫助,卻不曾想,到頭來竟硬生生砸了萬達體育海外資源的牌子。

  2016年8月27日,大連壹方客場0比4慘敗武漢卓爾,這成了壓垮潘蒂奇和他背後的萬達高層最後的壹根稻草。

  兩天後,孫喜雙緊急返回大連,在了解了具體情況後,立刻做出了讓潘蒂奇下課的決定。

  8月31日晚,執教僅57天的潘蒂奇帶著兩名助手離開了大連。從阿爾濱到壹方,隊史第十位主教練就這樣倉皇下野。

  與此伴隨著的,是萬達的話語權被進壹步地收縮。


  連續兩個賽季沖超失敗,壹方集團方面在內部總結時,將失敗的原因歸咎到萬達派駐人員的操盤失誤,以及由此引發的俱樂部高層管理架構混亂和權責不明等問題上。

  又壹個賽季開始之前,2016年12月7日,大連壹方宣布西班牙人卡羅成為新賽季球隊的主教練,這是壹方方面主導的教練人選,也標誌著從2017賽季開始,俱樂部的經營權幾乎全部被壹方集團收回。

  在送走了天津權健和貴州恒豐智誠這兩家財力雄厚的巨頭之後,2017賽季的大連壹方在中甲幾乎沒有對手,球隊尚未入秋就基本確定了沖超的態勢。最終以19勝7平4負的成績,殺入了2018賽季的中超。

  在壹方集團近乎獨立的經營下,時隔四年,足球城再次回歸頂級聯賽。


  在沖超成功的喜悅暢快中,孫喜雙當時忍不住回憶起兩年半前接手大連阿爾濱的場景:“當時壹方集團接手大連足球也是屬於臨危受命,在賽季中期接手很突然,也沒有太多準備,所以當時萬達派了石雪清來擔任總經理。當時因為賽季過半,排名也不理想,所以也沒有制定沖超目標,就是盡力而為,打到最後還真有機會沖超,讓我也有些意外。但是2016賽季初,我們就定下了沖超的目標,結果最後沖超失敗,這對我打擊非常大,我覺得是我自己沒有做好,辜負了廣大球迷的期望。”

  可以看出,對於2017賽季之前長達壹年半時間裏投資的“打水漂”,孫老板是耿耿於懷的。

  不同於2015年夏天接手之日的說辭:“在大連市委、市政府的領導下,在萬達集團的大力支持下,大連壹方集團與大連阿爾濱俱樂部正式簽訂協議,即日起全面掌管大連阿爾濱足球隊的運營管理”——2017年10月15日沖超後的孫喜雙,沒有再主動提及萬達的名字:“今年我們沖超成功,也非常感謝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感謝球迷的壹路相伴…………”


  只是,獨立支撐俱樂部帶來的輝煌眾人可見,而其中的困難卻只有自己深知。看似美妙的2017賽季,其實埋伏著太多陰霾。

  2017年12月末,壹則大連壹方俱樂部的官方微博引起了足球城的熱議:“根據大連市體育局的決定,今天上午10點30分,大連市足協秘書長郭軍到壹方足球訓練基地召集俱樂部和壹線隊全體將士開會,正式宣布馬林出任大連壹方足球隊主教練。”

  這是壹個極度詭異的主帥上任聲明,宣布新帥人選的竟然是地方足協的官僚人員,而非俱樂部高層,且是“根據大連市體育局的決定”。

  馬林是大連足協註冊在案的專職教練員,結合2017賽季中期開始就頻繁流傳的“壹方投資人力有不逮”、“壹方集團即將撤資”的傳聞,球隊是否會被官辦機構托管的擔憂,瞬時在大連球迷圈子中彌散。


  早在2017賽季中後期,壹方俱樂部確定了自己沖超絕對領先身位後,甚至直至沖超成功後,都沒有俱樂部的高層來對球隊未來的中超規劃、投資規模、成績指標、換帥換將人選,有任何的公開討論或宣布。

  即便是在沖超當天的慶典上,也完全沒有相關內容。

  當今天我們用歷史的視角回望時,可以看到,壹方集團在2017賽季的投資縮減、註資興趣退卻,與其背後大樹——萬達集團在2017年遭遇企業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挫折風暴,是分不開的。

  而委身體制內的馬林出任球隊主教練,在彰示著俱樂部將處於壹個過渡等候期的同時,也在其作為新任主帥發言時將“萬達集團”放置在最前面,宣告了王健林即將在2018賽季卷土重來的事實。

  從滿身泥濘的2017,邁向重新擁抱職業足球的2018,大連足球重回王健林時代,前路幾何?過去的365天,王健林口中“萬達集團歷史上最難忘的壹年”、“經歷了風波,承受了磨難”的2017,到底發生了什麽?


相关评论
ag国际馆怎么玩_cq9电子游戏_cq9官方网站试玩
Powered by OTCMS V5.06